应积极参与网络空间安全国际治理
2012-09-19 17:15:49
应积极参与网络空间安全国际治理(2012.09.19)

[摘要] 互联网已经成为国家政治、经济和安全的战略支点。我国应积极参与网络空间安全的国际治理,以维护我国的国家利益。对此,应尽快制定发布我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积极参与制定国际网络冲突行为准则,提出在G20框架下加强网络空间安全国际合作议题,加大对信息技术产业的投入,抢占制高点。

  (中经评论·北京)当今,互联网已经成为国家政治、经济和安全的战略支点。随着对网络的依赖性增强,现代社会运行的脆弱性也随之增加。网络空间安全已成为21世纪各国面临的严峻挑战,而大国争夺网络空间制高点的竞争日益激烈。因此,无论从经济、社会国家安全等角度看,我国应积极参与网络空间安全的国际治理,以维护我国的国家利益。
  
  互联网深刻地改变和重塑了我们的世界
  

  过去三十年中,网络技术促进了经济繁荣、科技进步、思想传播,改变了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网络已成为国家政治、经济和安全的战略支点。各国政府高度依赖由网络联结的政务、电力、交通、能源、通信、航空、金融、传媒、军事等“关键基础设施”,实施经济治理和社会管理。
  
  同时,世界各地的企业利用网络来发现新的市场,开拓新产业,在全球范围内加速了商品和服务贸易,有力地促进了全球经济发展。网络也提供了全球范围的思想传播与交流平台,世界各地的人们借助网络彼此联系、相互结识和组织管理。2000年至2010年间,全球互联网用户数量已经从3.6亿跃升至20亿。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在人们生活中的作用还将增大。各国国防安全、金融安全、信息安全、环境安全、公共安全、能源安全等国家安全体系,都将与网络安全息息相关。一旦网络空间安全遭到破坏,就将给现代社会正常运作带来严重影响。为充分利用网络技术带来的好处,各国需要共同维护网络空间安全。
  
  随着对互联网的依赖性增强,现代社会运行的风险和脆弱性也随之增加
  

  网络安全风险已成为21世纪最严峻的经济和安全挑战之一,网络议题成为新的摩擦点。网络空间可能会被用于窃取或非法使用数据,干扰信息及网络资源服务,破坏乃至损毁网络相关系统等恶意乃至敌对行为。根据美国国防部的信息,其网络系统每天遭到数百万次刺探,网络入侵造成大量文件失窃。
  
  近年来,我国的网络空间安全形势也非常严峻。根据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的数据,2011年境外有近4.7万个IP地址作为木马或僵尸网络控制服务器,控制我国境内近890万台主机,近3000个政府网站被篡改,我国网络银行和工业控制系统安全受到的威胁显著上升。由于实施恶意网络行为的门槛比较低等网络技术固有特点,发起网络攻击的既可能是主权国家,也可能是恐怖分子、网络犯罪集团、商业机构、个体网民等“非国家行为体”,网络安全威胁日益增加。
  
  网络空间也正在成为军事战略的重要资源。伴随着世界军事网络的发展步伐,网络技术的军事运用呈现“井喷”之势,“网军”已经整装待命。2009年,网络安全公司麦克菲发布报告称,全球已经进入网络战争时代。在信息战的大背景下,数千年沿袭下来的“短兵相接”战争局面将不再重要,网络成为实现国家安全利益的重要利器,爆发网络空间冲突的可能性在加大。2010年底,名为“震网”的蠕虫病毒曾袭击了伊朗核设施的电脑网络,被广泛认为是美国开展网络战的重要实践。
  
  谁在争夺网络空间国际治理与规则制定的主导权
  

  美国正加快布局网络空间战略。早在2005年,美国《国防战略报告》,就把互联网视为与陆、海、空、太空同等重要的“第五空间”,把维持网络空间的决定性优势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
  
  奥巴马上台以后,美国政府连续发布了《国家网络安全战略报告》、《网络空间安全评估报告》、《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国家军事战略报告》、《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网络空间行动战略》等文件,明确了其网络空间战略布局,并把网络攻击视为战争行为,提出了“先发制人”的战略理念,建立了统一、权威的领导体制。2009年奥巴马在白宫设立了网络安全办公室;2010年美军建立了网络司令部,与美空军作战司令部平级。未来10年内,互联网战略将更紧密地与美国军事、政治结合在一起,成为其维护霸权地位的战略组成部分。
  
  美国积极谋求掌控网络空间国际治理的主导权。国际社会尚没有规范网络冲突的行为准则。以《日内瓦公约》及其附加议定书、《海牙公约》等为主要内容的武装冲突法,是传统战争背景下的国际行为规范,但条约没有涵盖网络战。美国已经依据本国利益制定出了相对完善的网络空间战略,今后的核心问题就是依照其利益和意愿来推动出台相关国际规则,掌控网络空间的游戏规则,从制度上巩固霸主地位,确保国家利益。目前美国通过双边和多边形式,积极设置有关互联网治理、自由与安全的全球议题,发起了《打击网络犯罪公约》框架外的国际行动,还与欧洲国家签署了《欧洲理事会网络犯罪公约》,力图提供网络空间的国际合作框架,谋求掌控全球互联网治理与安全规则的主导权。
  
  我国应积极参与网络空间的国际治理
  

  随着下一代互联网(IPv6)、无线网、物联网、云计算、智能电网的出现及应用,应对网络空间安全将越来越重要。
  
  第一,尽快制定发布我国《国家网络安全战略》。目前,越来越多的政府已经将网络空间安全问题上升为国家战略进行通盘考虑。英国发布了《国家网络安全计划》,德国制定了《德国网络安全战略》并成立了国家网络防御中心,印度出台了《国家网络安全策略》,俄罗斯也将网络空间安全上升至国家战略。我国也应该尽快制定发布《国家网络安全战略》,为各部门开展相关工作提供指导。
  
  第二,积极参与制定国际网络冲突行为准则。国际社会普遍认为,通讯、金融、交通、农业、公共卫生等网络关键基础设施,具有人道主义属性,即使在发生网络冲突的情况下,这些关键基础设施也不应受到攻击,因此应研究将武装冲突法有关原则适用于网络空间的可行性,推动制定规范网络冲突的行为准则。美国智库东西方研究所与莫斯科国际关系研究院已经开展联合研究,发表了《推动制定新规范网络冲突行为准则》初步研究报告,就推动制定规范网络冲突的行为准则问题提出看法和建议。我可考虑选派相关机构参与其中的研究工作。
  
  第三,提出在G20框架下加强网络空间安全国际合作议题。网络空间包括全球范围内成千上万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是连接各种网络的大网络。由于空间边界模糊,甚至无国界,即使在冲突的条件下,也难以判定网络攻击是否是国家行为,更难以找出其发源地,单个国家或组织无法进行有效的网络空间防御,因此网络空间安全已经成为国际性问题。加强国际治理,深化网络安全国际合作,增进集体网络安全,对维护网络空间的安全来说至关重要,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与各国均有共同利益。可提出G20框架下加强网络空间安全国际合作的相关议题,积极参与主导相关规则的讨论与制定,维护我国的国家利益。
  
  第四,加大对信息技术产业的投入,抢占制高点。目前,我国网民数量超过5亿,已成为互联网大国。但整体上看,我国还只是互联网用户,难以称得上是互联网强国,在互联网产业的硬件、软件、网络模式等方面均处于劣势,外资企业或外资控制的企业占据主导地位。特别是第一代互联网(IPv4)的13台根服务器主要由美、日、英等国家管理,中国没有自己的根服务器,网络信息安全面临着严重威胁。
  
  目前信息产业正处于技术变革的前沿,大数据时代即将到来,并可能带来新的经济繁荣周期。我国应该加大对信息产业的投入,特别是增加相关基础研究的投入,发展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软件与计算机硬件研发,创新机制支持新技术应用,为确保我国未来网络信息安全提供技术支撑。

( 上海证券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王天龙)   
作者:王天龙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